中文版 | ENGLISH
TEL:0571-86875500

新闻
NEWS AND UPDATES

红炜:吴选之之问

2016-01-07

           两年半没见到龙焱能源科技公司的董事长吴选之了,一见面他就向老红提出了一个问题:过去五年,美国光伏企业Firstsolar的组件出货量不是最大的,可为什么出货量排在世界前列的中国在美国上市十一家光伏企业的市值加在一起却不如一个Firstsolar?

    没容老红作答,吴选之已经代答:是因为无论是碲化镉技术还是加工设备,Firstsolar的产品都是独一无二的。而十一家中国企业的技术路线都是晶硅的,加工设备都是同样的,于是除了价格战略,难言独特的竞争力。稍加停顿,他接着说:如你所知,这些年来,龙焱一直在走着与Firstsolar相同的道路,但龙焱的碲化镉升华法却是比Firstsolar气相输运沉积工艺更优。那语气,充满着自信。

两年半未见,年已七十六岁的吴选之略显胖了一些,上楼梯时也略显呼吸快了一些,但他传达给老红的一种自信却比两年半前强烈多了。

    这种自信来自两个方面。

    资本市场的选择会让企业的独特性明明白白。资本是最不讲究情面的,也是最能发掘企业价值的,Firstsolar的市值五年来高于中国十一家总市值是有自己的道理的。Firstsolar的价值应当包括两大部分:产品生产和电站建设,电站建设的商业模式是可以复制的,但碲化镉的技术、设备与全套生产过程却是不可复制的。与十一家产品、模式相同的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相比,当Firstsolar股份总量少出很多、毛利率水平高出有限、股票单价高出很多、总市值却大于十一家的现象长时间存在的时候,它只说明是资本对Firstsolar不可复制那部分价值的独特认可,并认为短期内别人难以超越。

    龙焱独特的竞争力可以让它不慌不忙。因为知道吴选之曾是美国能源部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的高级专家、碲化镉曾经世界最高转换率记录的所有者,因为知道吴选之的认真总是超出你的想象、今年的出访又让龙焱的进步超出了美国同行的想象,也因为知道龙焱自主创新全套自动化生产线不容易、让它稳定量产更不容易(吴选之对于汉能河源铜铟镓硒基地可能量产说,李河君还要过“三关”:稳定量产、成本竞争力、长时间的稳定量产。在龙焱这就叫:能用、好用、耐用),所以在看完龙焱用4000万美元研发的、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碲化镉光伏产品自动化生产线后,外行的老红都能想明白:在电站这个市场上竞争,我的价格竞争力可以比你低三分之一。在BIPV、移动能源、大众消费这个市场上竞争,我的产品能做到你甚至没有这种产品。这种独特,是可以独特到让吴选之在和老红聊天时总是那么不慌不忙,也可以独特到让龙焱在已经拼的两眼发红的光伏市场上不慌不忙。

    与吴选之两次见面的快乐是不同的。第一次是让老红知道中国还有光伏企业在苦苦地走着自己的路,第二次是让老红深深地感受到走这条路的自信;第一次吴选之还是在努力地解说着什么,第二次只是把成绩单轻轻地摆在了老红面前。

    研究光伏产业时间长了,老红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十几年的发展,中国光伏产业的生产规模和电站建设规模已经是无可竞争的世界第一,在一些国家对中国这种竞争能力谈虎色变的时候,中国的光伏企业却在讨论发展模式时言必Firstsolar、Solarcity。现在,终于有一家中国光伏企业可以说在那些方面是超过Firstsolar的。

    研究光伏产业时间长了,老红慢慢形成了对个别企业会有一种独特的感觉,这就是无论市场如何变化,你都相信这家企业会做的比你想的还要好。就像前两年的任正非总是在谈华为在互联网时代的危机,可老红怎么也无法把危机和华为联想在一起。有这种感觉的光伏企业数量不多,但从现在起又多了龙焱这一个。

    “过去五年,美国光伏企业Firstsolar的组件出货量不是最大的,可为什么出货量排在世界前列的中国在美国上市十一家光伏企业的市值加在一起却不如一个Firstsolar?”,吴选之的问题问得太好了。过去五年,这个现象每天都存在着,几乎成为一种自然,自然到你几乎忘记要去想它背后的原因。过去老红不想,是因为一种无奈。过去吴选之始终在想,却是因为一种心有不甘。

 

 

                         红炜

                 2016年1月6日